安亓

这是我给宝宝们的预告了解一下?现在初三了,希望大家等我。

偶然之间看到的那句话,和那张纸,可能马嘉祺对于我来说正如足以融雪的光一样吧。

夏天是池中水,画中云。
也是最让人期待的部分。
大家秋天好啊。

区区一盒桃汁

       马嘉祺最近很想李天泽。
  

       想到把姚景元的猫玩具天天抱在怀里。
       想到把宋亚轩的冰淇淋全吃了。
       想到丁程鑫让他学猫叫的时候都没有丝毫质疑。

       等等,学猫叫?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剩下四个人拿着手机围着他了。

       不过下一秒,大家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手机上了,他赶紧把刘耀文的手机拿过来,逸泽超话??

       “逸泽今天双双发博了啊啊啊啊!!!”马嘉祺看着手机屏幕,满脸黑线,TF玺达,我需要你。等了半天都没有陈玺达的影子,马嘉祺有点悲伤,算了算了,老子自己来。

       “老丁,你发条微博呗~”
       “我跟敖子逸生气呢,不发!”

       “耀文啊,发条微博吧~”
       “发啥呀?天泽是小马哥的?”

       “姚……算了。”万一他们再炒天泽贝贝和老姚的cp怎么办,七折不能糊,拉郎我们是认真的。

       直到马嘉祺一个回头,看到了办公桌上的桃汁,简直就是希望般的存在。

       “啊――我要喝桃汁~~~”
       “让我去喝桃汁――把桃汁给我~~~”
        “对,利用惯性。”

       8-21.TF家族新生――马嘉祺
             区区一盒桃汁。[社会人坐姿]

       QQYHTZ,你以为是祺祺约会天泽?天真。

       马嘉祺:下回想想怎么把喝变成吃吧😉,查查字典好了。

       祺祺,要喝天泽。

        不一会儿,李天泽刷了下微博,区区一盒桃汁?那要看你能不能喝到了,祺祺。

       下次发博,马嘉祺:今天也是甜滋滋的。

       敖子逸:甜滋滋?丁儿,你名字没人家可爱就不能怪我了。
       丁程鑫:敖子逸你走。

浪人琵琶(番外)

        对于马嘉祺和陶桃的事你们怎么看?

        丁程鑫:我觉得她虽然佛系了点喜欢翻白眼了点吃饭次数多了点还是个好宝宝,希望她幸福~

        你和达西谁是攻?“我……吧”

        米乐:我觉得她以后应该可以少来我家吃饭了,毕竟天天拽着我家天泽我也挺尴尬的,一个校霸都被折磨成一个好厨子了。

        之前一直当助攻的原因?“她和天泽长的有点像,希望她能快乐活泼,告诉你一个秘密,之前想把她介绍给敖三来着。”

      
        程以鑫:她虽然和我弟互看不顺眼,但是她能有对象我们都怀有支持状态,毕竟我和我弟都挺想把她介绍给林说。

        唐新:从初中到高中,她一直是我心中的恶魔,现在觉得挺好的,谈了恋爱之后整个人都好温柔。我和缇娜都特别惊讶,也有点懵逼。

      
       向南:她是真的有点像傲慢与偏见中的达西,有一点傲慢,但却是一个体面的人。

      
       达夏&贺峻霖
     达夏:怎么说呢,只要是我媳妇儿的朋友我都祝99。
     贺峻霖:我和陶桃都一起扛枪多年了,初中的陶桃天天闲的没事就怼老师,在我们班很多人都觉得她不好,但是熟的人都能够对她很了解。

       宋玄:吃冰淇淋看,然后把冰淇淋糊马嘉祺一脸,你初中抢我糖高中他妈的抢我嫂子。

       林东阳:挺好挺好,陶桃以后常出来玩啊~

       敖三:呵呵,快让我坐下。
       贺呵呵:你腿丢了?还是手残了?
       敖三:&%¥£
      

       马嘉祺看着贴吧里的帖子,偏头蹭了蹭陶桃,“桃桃,以后要紧跟着我,别丢了哦。”陶桃正和吴措吃鸡,推了推马嘉祺,“边去!”

       马嘉祺盯着陶桃,盯了三秒钟。把手插到陶桃头发里,贴了上去,“桃桃,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语毕,把陶桃手里的手机扔到一边,按倒在沙发上,陶桃看马嘉祺放大的脸,害怕的把眼睛闭上了,马嘉祺一只手顺着陶桃的头发,另一只手在她腰上轻抚几下,在唇上吻了几下,然后在颈部留了一个印子。

       吴措:陶桃你等着吧,周一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姓吴,你把这当什么了,杵着一动不动?!

       陶桃:啊……马嘉祺你起来……

       吴措:欧呦~

      

       周一
       “你看,陶主席脖子上的,是……”
       陶桃回头看着那几个人,“缇娜,把镜子给我。”

       “马嘉祺你别走!!!!”马嘉祺一跃,有个女朋友追真好。
      

浪人琵琶

       “小生的花伞还落在你家,你美眷如花,我浪迹天涯......”

       前几天,马嘉祺和陶桃遇到了。

      作为一名高一新生,马嘉祺表示一定要怀着满腔热血,去泡一个……妹子。

       马嘉祺作为一个学习方面的资深玩家,说实话,除了在学校上课和写作业的时候,剩下的时间都和隔壁的程以清和敖三打架去了。

       以前马嘉祺觉得人生就是要打打架,打完架再去吃个肠,回到家去隔壁向南家蹭个饭,现在他觉得,陶桃就是他的人生目标。

       前几天开学,马嘉祺到学校报道,谁知道听老师啰啰嗦嗦的讲了半天,到底把三点半拖到了四点多,马嘉祺看了眼天气预报,得了,距离四点半还有十分钟,距离下雨也还有十分钟,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就把视线放到窗外,看到了天空中的雨从淅淅沥沥到倾盆大雨,更不爽了,本来想着去找程以清玩来着,现在连伞都没带,在这睡一晚上是可以的。

       陶桃坐在办公室看窗外电闪雷鸣,又沏了壶茶,然后把手里的《傲慢与偏见》放下,起身到走廊活动活动,一回头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生,本着要帮助同学的心理,走了过去。

       “还不回家啊?”
       马嘉祺看了看过来和他说话的女孩,“你不是也没回?”

      陶桃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回到自己学生会的办公室拿了一把伞,“应该是没有伞吧?不回家的话父母可是会着急的,拿着伞回去吧。”

      马嘉祺看了看陶桃手里的伞,问了句“那你呢?你不需要吗?”

      “我还要处理名单,处理完指不定雨也就停了,对吧?”陶桃理了理头发,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眼时间,本来要去米乐家吃饭来着,现在去不了了。

      陶桃把手机放下,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忽然靠近马嘉祺,“你不回家,是想留在这里陪我吗?小学弟?”陶桃有一副温柔的模样,看人的时候让人觉得很是深情,所以马嘉祺可能也是溺在她的眼睛里了,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把伞拿上,像是跑似的离开了。

       “我……高一八班马嘉祺。”
       “高二五班陶桃。”

        陶桃觉得马嘉祺还挺可爱的,她一向喜欢治愈系的男生,现在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她不喜欢比自己小的,一定会去追他吧。

       达西路过办公室,看见陶桃在那笑的不能自已,把手里的冰粉递给她,“你抽什么风?”

       “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看的学弟,叫马嘉祺,要是他跟我同级就好了。”

        “这有什么,你让他跳级。”

        “你说跳就跳吗?”

        “唉,要我说年龄不是问题,你看看咱们伍校长和张主任,你能说什么,你再看看我和我家丁程鑫……”达西开始了他的碎碎念模式,“你承认你老了?”陶桃一句话把他怼得想打人,只能忍住内心的暴力拿起马嘉祺的表,“你看,人家2002年12月12号生的,你2002年9月生的,没事,也就几个月吧。”

       陶桃心里有点跨不过这道坎,但是马嘉祺现在全力为了追陶桃。

       “陶桃,我喜欢你。”马嘉祺第十八次堵在陶桃门前,就连好学生程以鑫都看不下去了,拍拍陶桃肩膀“桃啊,听哥的,这个小伙子挺执着的,你凑合凑合就当是为了大家好,行不行?”陶桃看着程以鑫那么语重心长,又多了一分想打人的冲动,我不就是想晚点接受嘛,要不要这么逼我,刚这么想,达夏也走过来,学着程以鑫的模样,拍拍陶桃,“桃姐,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就把你的冰淇淋全给宋玄吃。”

       陶桃:mmp

       看着迎面走来的米乐,陶桃直接蹲下来了,“米乐我没钱,也没欺负向南,更没和你一个班,你就放过我吧。”米乐看见陶桃这副模样,把她拽起来,“我就是告诉你一个秘密,马嘉祺他之前为了你一直躲在门口,怕有人堵你,前几天下雨也是。”

       陶桃一直没有安全感,任何时候都是,自从这次开学之后她觉得每天都很安全,很温暖。没想到是他啊。自从简亓走后,她变得浪迹天涯,如今也好,琵琶早该放下了。

       看着马嘉祺嘟着嘴,有点委屈的走远,拉住了程以鑫,“你弟和他很熟?”程以鑫挑挑眉,陶桃笑开了,“今晚我去你家商讨商讨。”

       晚上,陶桃,程以清,程以鑫,还有隔壁班的吴措在程家兄弟家绕成一个圈圈,向南在厨房里切了点水果,靠在程以清身上看着他们的战况,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程以清摸了摸他的头“南南乖。”

       陶桃:老子日你先人板板。

       然后唐新和缇娜姗姗来迟,看人都差不多到齐了,陶桃把抱枕一扔,“你们说马嘉祺我该怎么追回来,马嘉祺说了,他就告白十八次,十八次之后就放弃。”

      唐新把手里的兔子朝陶桃怀里一扔,“你丫的就为这点事把我和娜娜叫来了?要脸吗?”陶桃看了他两眼,“我觉得你们俩的事我可以告诉贺峻霖了。”唐新仰天大笑一分钟,“姐,都是我的错。”吴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们都消停点,我想到了。”向南懵懵地看着吴措,“你快说呀,陶桃可能都快无奈了。”吴措揉了一下向南的脸,无视程以清要杀人的表情,“你们有没有发现,很多爱情都是从音乐开始的,伍扬追张专员,唐新追缇娜,达西追老丁,除了以清追南南之外,都是音乐开始的。”

       程以清瞟了眼吴措,“老子靠的是人格魅力。”

       陶桃翻了个白眼,“你靠的是死不要脸。”

       “滚出我的魔仙堡→_→”

        吴措又是一巴掌,“滚出我的思想世界。”

       程以鑫灵机一动,对着陶桃来了一巴掌,打的陶桃直接倚在了沙发上,“还没找着对象,就快让你打死了。”“下周不是有一个开学典礼嘛,你就代替我们学习部上去表演吧,你最近不是很迷浪人琵琶吗?”一听到程以鑫这句话,大家都表示赞同,吴措站起来拍拍裤子,“既然这样,咱们就准备准备吧,大家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能看人家陶桃做一辈子单身狗吧,毕竟都是怼了多年的朋友了,一定要追到马嘉祺。”

       “追到马嘉祺!!”大家都站起来喊到。

       马嘉祺:阿嚏!

       最后大家商讨好,程以鑫负责做保密工作,达西负责打探军情,程以清和向南就负责音乐方面,练曲子。还有唐新和缇娜,时不时的鼓励鼓励马嘉祺,放放八卦,米乐和吴措在陶桃身边做监督,其余人员,也就打杂吧。

       但是,由于米乐天天在陶桃身边,再加上之前马嘉祺看到米乐和陶桃耳语过,认为自己没希望了,可是缇娜一看到马嘉祺萎了就踢唐新一脚,用眼神告诉他,上去给他力量,快。没想到越安慰越糟糕,还不如让他猜去吧。

       在一众人的努力下,总算熬到了周三,用陶桃的话说,这几天也没跟马嘉祺说话,见面也没打招呼,别让人家跑了啊。

      好在唐新是八卦社团的, 陶桃和达西的里应外合,成功的让马嘉祺坐在第一排。到了陶桃上台,陶桃一直注视着马嘉祺。

“东奔西走

微醺不宜骑马

听着浪人

弹着断了弦的琵琶

路过青楼酒馆

官人进来坐坐好吗?”

      到了结尾,陶桃说了一句话,“我的伞,记得还我啊。”语毕,米乐走到马嘉祺身边,“等下去音乐教室。”

      马嘉祺跑到音乐教室,看见陶桃正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见马嘉祺来了,向旁边移了移,“坐吧。”

      马嘉祺坐在陶桃身边,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给陶桃的脸挂上一层金边,她勾了勾嘴角,“最近你想没想我呀?”

      “嗯,很想你。”
      “你还缺女朋友吗?想和你过一辈子的那种。”
      “缺。”
      “那你缺不缺一个放下琵琶,不做浪人的人啊?”
       “缺。”
        “那你,要不要把伞还给我,然后我们都不走了。”

       马嘉祺掐了自己一下,发现不是梦,直接抱住陶桃,吻了上去,阳光很温暖,照在恋人身上显得更加温暖了。

      “别挤别挤!!”达西推推程以清。
       “你这个身高我都看不清了,滚滚滚!!”程以清直接怼回去。
        “你们俩挡到我拍照了,边去。”贺峻霖用力挤进去。
        “我说你们就这么担心陶桃的终身大事吗?烦人!”吴措站在桌子上朝里面看。
        “就你不担心!!!”众人吼道。

      在音乐教室的陶桃一个激灵,马嘉祺捏着陶桃的下巴,凑近她,在她嘴上又轻吻了几次。

       “以后不许让程以鑫和达夏拍你。”
       “好。”
       “不许去程以清家。”
       “你怎么知道的?”
       “不许和米乐离得那么近。”
       “好好好。”
       “放学别跟李天泽一起走。”
       “好的好的。”
        “别……”陶桃捂住马嘉祺的嘴,“好了,别说了,以后我只和你在一起。”

       我情不自禁会为你牵挂啊,嘉祺。
       只有你啊,陶桃。

       

      

      

【鑫泽/清桃】桃姐缺男友吗?

       米乐听到陶桃两个字当场就震惊了,“你你你,陶醉他姐姐?”陶桃饶有兴趣的点点头,我们长的这么像,你看不出来?

       虽然陶家姐弟长的是挺像的,但是由于自身气场,没几个人说这两个人像。陶醉善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对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而陶桃,反而有点杀气,即使嘴上带着笑,也会让人觉得阴森森的。

       巧不巧了,米乐就看上陶醉的温柔了,就是傻呵呵的不知道他的战术有多溜,所以米乐一听是陶桃的名字直接就当机了,反应过来立刻开始绕着陶桃“姐姐~”

       陶桃被他忽然的殷勤吓得一愣一愣的,“请你给我端庄一点,OK?”米乐也觉得自己一个小伙子绕着人家姐姐转有点不太好,所以就改成面对面盯着陶桃,向横有点好奇为什么这两个人能谈这么长时间,一走过去,正好和陶桃四目相对,有首歌特别适合当时的场景。
       “确定过眼神,对面好像是我熟悉的人”向横
       “确定过眼神,对面好像不是人。”陶桃

       “简亓?”
       “南南?”

       “什么玩意儿?!”

       陶桃和向横同时被对方惊讶到了,向横出人意料的像简亓,陶桃也出人意料的像向南,不过后来向横看到陶醉之后才发现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也就这样,陶桃和两个高中生结了缘,后来他们高三毕业,陶桃还把米乐带到了娱乐圈,向横也成了经纪人。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在这之前还有好多有趣的故事,你,感兴趣吗?

当李天泽变成贝贝猫

       我叫丁程鑫,是长江国际十八楼的大哥,走路自带BGM。就连带回来的崽崽也和我一样好看,重要的是他特别精致,大眼睛超可爱,而且说话声音也苏苏的,每次看到他,我就觉得自己实在是高明,拐回来这么乖的娃子。

       然后,前两天,天泽贝贝变成猫了,而且是英短,白色的小小只,我当时简直被萌化了好不好?一个没忍住就和小猫各种拍照,搞得我家小粽子都不乐意了呢,但是,一想到他是我带回来的,就觉得他和我亲侄子一个级别的,虽然我不是太想当他舅舅。

       再然后,我感觉到了一股杀气,马嘉祺拍了拍我肩膀,你忘了,你毛发过敏来着?

       马嘉祺说话期间眼睛还微微眯着,我看到了校霸的身影。

       不不不,我一个团霸怎么会怕他?!
       但是他有点凶
       不不不,我是大哥,他应该给我唱大哥别杀我。
       但是他眼神好吓人QAQ
        不不不......算了算了,我怕得很,然后我清了清嗓“照顾好天泽贝贝啊,我就先找陈玺达游泳去了,不回来的那种,别太想我。”

         看着天泽贝贝还有点不舍的表情,我觉得马嘉祺的人缘差到了一个地界。

       公司看马嘉祺之前变成柴犬的时候李天泽拼了老命把他抱回来,现在李天泽那么小一只,就让马嘉祺照顾李天泽了,得亏今天除了祖师爷回来之外没什么大事。公司对着天空说了声,我佛慈悲。

       王俊凯刚拍完中餐厅,考完驾照,真的是不要太开心了,所以一高兴就管胖虎借了车,带着千总和王源回公司溜达溜达。

       一进门,就看见十个小伙子再加一只猫站成一排,小猫的眼睛遛遛散散的,一脸懵的看着祖师爷,然后就听到其他人大吼一声“祖师爷好!”王俊凯中二病当场就犯了,摆摆手说“好好好,都辛苦了,明天带你们拯救世界。”

       李天泽看着祖师爷们的中二病晚期,拽了拽马嘉祺的裤子,“喵~”

       千玺当场就注意到这只猫了,刚想伸手摸摸,马嘉祺就给抱起来了,“来,贝贝,跟祖师爷问好。”

       李天泽挥了挥爪子“喵~”千玺看了看四周,发现之前和他一起拍思美人的崽子不在,“天泽呢?”马嘉祺看着易烊千玺,祖师爷,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个.....你看我这猫眼熟吧?”

       千玺点点头,是有点儿眼熟。

       马嘉祺又深呼吸一口气“你看,是不是就天泽不在?”

       千玺看着猫,“你别告诉我他是天泽。”

       听到这句话,天泽开始狂点头,对对对,是我是我。

       祖师爷们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世界,真他妈的优秀。

       现在搞笑了,十三个小伙子围着一只猫,比上次马嘉祺变成柴犬的阵仗还大。李天泽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猫,于是就开始趴在地上,敖子逸看着李天泽懵懵的表情,有点心疼孩子,伸出手摸摸李天泽的头“天泽啊,今天晚上咱们出去路演,你和小马哥不是都演完了嘛,所以不要担心,三爷保你明天能变回来。”

       晚上,马嘉祺抱着李天泽看陈玺达他们跳舞。

       “天泽,你喜欢的都会有的,未来,也都会有的。”

       李天泽不知道为什么马嘉祺会这么说,但还是点了点头。

       重庆是一个让人一见钟情的城市,这里的人来自不同的城市,却带来相同的温暖。

       回宿舍之后马嘉祺看着今天路演的图片,他的照片里全是他抱着一只猫的样子。

       “天泽,快睡吧。”马嘉祺温柔的看着李天泽合上眼睛,把灯关上。

       清晨,李天泽听到阵阵的鸟鸣,睁开了眼睛,马嘉祺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盯着他。

       “天泽,昨天我们同框了呢~”
       嗯,同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当马嘉祺变成一只柴犬(下)

      丁程鑫一进门就看见李天泽抱着一只柴犬,立刻当机“天泽啊,虽然我最近炒的是马丁,但是你也不至于养一只狗来报复我吧?你看哥平时多疼你,就连的猫爪布丁都是哥全权负责的,而且是谁每天看你睡,是谁带你出去浪,是谁给你买公仔?都是谁?”

       马嘉祺看着丁程鑫那一副戏精的样子,直接用爪子挠李天泽的衣服扣子,“马嘉祺你怎么还挠人?”

       刚进门的那几个人全都懵逼了,马,马嘉祺?愣了几秒之后全都开始笑,特别猖狂的感觉,李天泽冷眼看着这几个笑到原地摇摆的人,捏着马嘉祺的脸说“你要是马嘉祺的话你就咬陈玺达一口。”

       马嘉祺跑到陈玺达面前来了一口,集体又一次愣住了,李天泽抹了把汗,总算相信我了哎呦妈啊,然后敖子逸打破寂静“你这狗怕不是马戏团出身?”所有人又一次陷入大笑状态,李天泽满脸黑线“对着马嘉祺说,你现在应该可以打字吧?”马嘉祺点点头,于是李天泽拿出手机,看见马嘉祺飞快的在键盘上打出几行字,我真的是你们的小马哥啊。

       马嘉祺虽然年龄大,但是现在变成一只柴犬真的是让人觉得没什么震慑力,所以场景变成十个小伙子围着一条狗,马嘉祺第一次觉得人生艰难,哦不,是狗生。

       虽然马嘉祺变成柴犬了,但是公司原来的行程却不能改变,得亏今天晚上的路演没马嘉祺什么事,不然变出一个小马哥来表演?想想这个士大夫们就从心底的感谢公司让马嘉祺提前表演了。

       只是马嘉祺变成狗倒是挺6痛快的,遭罪的就是李天泽了,公司看李天泽喜欢小动物,就让他全权负责马嘉祺的安全,所以,在场粉丝都看到李天泽郁闷的抱着一只狗。

       “天泽!!你怀里的狗狗叫什么名字啊?!”
       “天爱是不是要失宠了?”
       “天泽你喜欢狗狗吗?”

       丁程鑫看着李天泽快要崩溃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哥理解你,用不用让敖子逸帮你抱会儿?但是看着马嘉祺毅然决然的把头埋在李天泽怀里,敖子逸就非常不开心了,小马哥你看看你都把人家天泽压成什么样了?还嫌弃?

       在李天泽连拖带抱中,这个路演终于结束了,到了晚上,马嘉祺还是没变回来,公司只好让李天泽和宋文嘉两个比较有高度的人保护马嘉祺。

       宋文嘉为了锅包肉跑路去了,只剩李天泽对着马嘉祺发愁,“嘉祺,能听懂我说话吗?”

       我又不是傻,你说呗。
       “其实,我很抱歉。”
       你也觉得不应该拖着我走了吧?
       “我疏远你,不是因为七折。”
       那是因为啥?我长的比你帅?
       “人总是需要朋友的,我也是,我需要一个能陪伴我的人,但是,一个都没有。”
       你不是有我们嘛。
       “我很希望,我能像你和老丁,或者是泗旭和真源一样。”
       “但是,我没有足够的耐心,无法融入你们的世界。你懂吗?”
       “我常常想,如果我不在北京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隔离,我对你很抱歉,对我一直以来的态度也很抱歉。”

       马嘉祺第一次觉得不能说话有多痛苦,看着李天泽特别真挚地说完了一整段话,他只能仰头看着他,他用爪子挠了挠李天泽,然后努力把被子用头顶开,让李天泽睡觉,看着李天泽闭上眼睛,他蹦哒两下,把灯关了。

       马嘉祺想起了他曾经读过的一句话,“最大的孤独莫过于你自身的忧郁。”原来李天泽心里有那么多的困扰啊,不过,这都会过去的,马嘉祺在他的思考中趴在李天泽身边睡了。

      
       重庆的阳光总是明媚而充满希望,李天泽感觉自己貌似被人禁锢住了,不会是马嘉祺心怀不满把他卖了吧?不对啊,一只柴犬应该卖不了人,难道还有共犯?李天泽打算睁眼看看,一睁眼就看到马嘉祺那张带着笑容的脸,咦,还有虎牙,丑死了。

       “早啊天泽,十八楼醉奶团了解一下?”
       小城里,岁月流过去,清澈的,还是你。

      

当马嘉祺变成一只柴犬(上)

       之前看采访,记得马老师说自己梦里变成一只柴犬,所以特地搜了一下这个脑洞,看到没有我就放心了。

       重庆的夏天是真的热,每天晚上训练完之后总会觉得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让刚刚回来的马嘉祺不由得想知道这是只有他这样,还是所有人都一样。

       马老师是一个有点怕鬼的人,怕的模糊的那种,就连网上随随便便的一个小视频都能让他吓到懵逼,根据李老师的话来说,马嘉祺就是一个怕鬼的资深玩家,你说说咱们又是训练又是学习的,你还能时间怕鬼,真的是很优秀了。

       那天晚上,马嘉祺感觉自己快要累瘫痪了,所以跟自己对门的天泽贝贝谈了会人生之后就立刻光速地躺到床上,第一次没在睡前脑补自己遇到鬼,真好。

       就这样,马嘉祺是在贺儿的大吼中醒过来的
     “啊啊啊啊啊哪来的柴犬啊!!”
      马嘉祺睁开眼,看了看自己身边,没变化,刚打算抬手把手机拿来看看时间,没想到发现自己的手变得毛茸茸的,有点橙色的那种,马嘉祺费劲地用爪子揉了一下自己的脸,嗯,看样子是变成狗了,刚才贺儿说什么来着,好像是……我变成柴犬了???

      贺峻霖勉为其难的拽了拽床上的柴犬,“那个,你为什么在这?”马嘉祺瞪着眼睛,用爪子抓着贺峻霖,努力的朝李天泽的房间看
      “你让我把天泽叫来?”
       狂点头.jp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马嘉祺没想到李天泽竟然这么能想的开,“哎呦妈呀小马哥是你吧?”
       虽然很气,但是狂点头.jpg

       “啊啊啊啊啊小马哥变成柴犬了啊啊啊啊!!!”不喊还好,谁知道贺峻霖这嗓子把宋亚轩和宋文嘉全都叫来了,四个小伙子对着一条狗,真的是尴尬,刚好今天不住宿舍的那一群都来串门,马嘉祺很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