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亓

浪人琵琶

       “小生的花伞还落在你家,你美眷如花,我浪迹天涯......”

       前几天,马嘉祺和陶桃遇到了。

      作为一名高一新生,马嘉祺表示一定要怀着满腔热血,去泡一个……妹子。

       马嘉祺作为一个学习方面的资深玩家,说实话,除了在学校上课和写作业的时候,剩下的时间都和隔壁的程以清和敖三打架去了。

       以前马嘉祺觉得人生就是要打打架,打完架再去吃个肠,回到家去隔壁向南家蹭个饭,现在他觉得,陶桃就是他的人生目标。

       前几天开学,马嘉祺到学校报道,谁知道听老师啰啰嗦嗦的讲了半天,到底把三点半拖到了四点多,马嘉祺看了眼天气预报,得了,距离四点半还有十分钟,距离下雨也还有十分钟,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就把视线放到窗外,看到了天空中的雨从淅淅沥沥到倾盆大雨,更不爽了,本来想着去找程以清玩来着,现在连伞都没带,在这睡一晚上是可以的。

       陶桃坐在办公室看窗外电闪雷鸣,又沏了壶茶,然后把手里的《傲慢与偏见》放下,起身到走廊活动活动,一回头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生,本着要帮助同学的心理,走了过去。

       “还不回家啊?”
       马嘉祺看了看过来和他说话的女孩,“你不是也没回?”

      陶桃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回到自己学生会的办公室拿了一把伞,“应该是没有伞吧?不回家的话父母可是会着急的,拿着伞回去吧。”

      马嘉祺看了看陶桃手里的伞,问了句“那你呢?你不需要吗?”

      “我还要处理名单,处理完指不定雨也就停了,对吧?”陶桃理了理头发,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眼时间,本来要去米乐家吃饭来着,现在去不了了。

      陶桃把手机放下,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忽然靠近马嘉祺,“你不回家,是想留在这里陪我吗?小学弟?”陶桃有一副温柔的模样,看人的时候让人觉得很是深情,所以马嘉祺可能也是溺在她的眼睛里了,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把伞拿上,像是跑似的离开了。

       “我……高一八班马嘉祺。”
       “高二五班陶桃。”

        陶桃觉得马嘉祺还挺可爱的,她一向喜欢治愈系的男生,现在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她不喜欢比自己小的,一定会去追他吧。

       达西路过办公室,看见陶桃在那笑的不能自已,把手里的冰粉递给她,“你抽什么风?”

       “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看的学弟,叫马嘉祺,要是他跟我同级就好了。”

        “这有什么,你让他跳级。”

        “你说跳就跳吗?”

        “唉,要我说年龄不是问题,你看看咱们伍校长和张主任,你能说什么,你再看看我和我家丁程鑫……”达西开始了他的碎碎念模式,“你承认你老了?”陶桃一句话把他怼得想打人,只能忍住内心的暴力拿起马嘉祺的表,“你看,人家2002年12月12号生的,你2002年9月生的,没事,也就几个月吧。”

       陶桃心里有点跨不过这道坎,但是马嘉祺现在全力为了追陶桃。

       “陶桃,我喜欢你。”马嘉祺第十八次堵在陶桃门前,就连好学生程以鑫都看不下去了,拍拍陶桃肩膀“桃啊,听哥的,这个小伙子挺执着的,你凑合凑合就当是为了大家好,行不行?”陶桃看着程以鑫那么语重心长,又多了一分想打人的冲动,我不就是想晚点接受嘛,要不要这么逼我,刚这么想,达夏也走过来,学着程以鑫的模样,拍拍陶桃,“桃姐,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就把你的冰淇淋全给宋玄吃。”

       陶桃:mmp

       看着迎面走来的米乐,陶桃直接蹲下来了,“米乐我没钱,也没欺负向南,更没和你一个班,你就放过我吧。”米乐看见陶桃这副模样,把她拽起来,“我就是告诉你一个秘密,马嘉祺他之前为了你一直躲在门口,怕有人堵你,前几天下雨也是。”

       陶桃一直没有安全感,任何时候都是,自从这次开学之后她觉得每天都很安全,很温暖。没想到是他啊。自从简亓走后,她变得浪迹天涯,如今也好,琵琶早该放下了。

       看着马嘉祺嘟着嘴,有点委屈的走远,拉住了程以鑫,“你弟和他很熟?”程以鑫挑挑眉,陶桃笑开了,“今晚我去你家商讨商讨。”

       晚上,陶桃,程以清,程以鑫,还有隔壁班的吴措在程家兄弟家绕成一个圈圈,向南在厨房里切了点水果,靠在程以清身上看着他们的战况,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程以清摸了摸他的头“南南乖。”

       陶桃:老子日你先人板板。

       然后唐新和缇娜姗姗来迟,看人都差不多到齐了,陶桃把抱枕一扔,“你们说马嘉祺我该怎么追回来,马嘉祺说了,他就告白十八次,十八次之后就放弃。”

      唐新把手里的兔子朝陶桃怀里一扔,“你丫的就为这点事把我和娜娜叫来了?要脸吗?”陶桃看了他两眼,“我觉得你们俩的事我可以告诉贺峻霖了。”唐新仰天大笑一分钟,“姐,都是我的错。”吴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们都消停点,我想到了。”向南懵懵地看着吴措,“你快说呀,陶桃可能都快无奈了。”吴措揉了一下向南的脸,无视程以清要杀人的表情,“你们有没有发现,很多爱情都是从音乐开始的,伍扬追张专员,唐新追缇娜,达西追老丁,除了以清追南南之外,都是音乐开始的。”

       程以清瞟了眼吴措,“老子靠的是人格魅力。”

       陶桃翻了个白眼,“你靠的是死不要脸。”

       “滚出我的魔仙堡→_→”

        吴措又是一巴掌,“滚出我的思想世界。”

       程以鑫灵机一动,对着陶桃来了一巴掌,打的陶桃直接倚在了沙发上,“还没找着对象,就快让你打死了。”“下周不是有一个开学典礼嘛,你就代替我们学习部上去表演吧,你最近不是很迷浪人琵琶吗?”一听到程以鑫这句话,大家都表示赞同,吴措站起来拍拍裤子,“既然这样,咱们就准备准备吧,大家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能看人家陶桃做一辈子单身狗吧,毕竟都是怼了多年的朋友了,一定要追到马嘉祺。”

       “追到马嘉祺!!”大家都站起来喊到。

       马嘉祺:阿嚏!

       最后大家商讨好,程以鑫负责做保密工作,达西负责打探军情,程以清和向南就负责音乐方面,练曲子。还有唐新和缇娜,时不时的鼓励鼓励马嘉祺,放放八卦,米乐和吴措在陶桃身边做监督,其余人员,也就打杂吧。

       但是,由于米乐天天在陶桃身边,再加上之前马嘉祺看到米乐和陶桃耳语过,认为自己没希望了,可是缇娜一看到马嘉祺萎了就踢唐新一脚,用眼神告诉他,上去给他力量,快。没想到越安慰越糟糕,还不如让他猜去吧。

       在一众人的努力下,总算熬到了周三,用陶桃的话说,这几天也没跟马嘉祺说话,见面也没打招呼,别让人家跑了啊。

      好在唐新是八卦社团的, 陶桃和达西的里应外合,成功的让马嘉祺坐在第一排。到了陶桃上台,陶桃一直注视着马嘉祺。

“东奔西走

微醺不宜骑马

听着浪人

弹着断了弦的琵琶

路过青楼酒馆

官人进来坐坐好吗?”

      到了结尾,陶桃说了一句话,“我的伞,记得还我啊。”语毕,米乐走到马嘉祺身边,“等下去音乐教室。”

      马嘉祺跑到音乐教室,看见陶桃正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见马嘉祺来了,向旁边移了移,“坐吧。”

      马嘉祺坐在陶桃身边,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给陶桃的脸挂上一层金边,她勾了勾嘴角,“最近你想没想我呀?”

      “嗯,很想你。”
      “你还缺女朋友吗?想和你过一辈子的那种。”
      “缺。”
      “那你缺不缺一个放下琵琶,不做浪人的人啊?”
       “缺。”
        “那你,要不要把伞还给我,然后我们都不走了。”

       马嘉祺掐了自己一下,发现不是梦,直接抱住陶桃,吻了上去,阳光很温暖,照在恋人身上显得更加温暖了。

      “别挤别挤!!”达西推推程以清。
       “你这个身高我都看不清了,滚滚滚!!”程以清直接怼回去。
        “你们俩挡到我拍照了,边去。”贺峻霖用力挤进去。
        “我说你们就这么担心陶桃的终身大事吗?烦人!”吴措站在桌子上朝里面看。
        “就你不担心!!!”众人吼道。

      在音乐教室的陶桃一个激灵,马嘉祺捏着陶桃的下巴,凑近她,在她嘴上又轻吻了几次。

       “以后不许让程以鑫和达夏拍你。”
       “好。”
       “不许去程以清家。”
       “你怎么知道的?”
       “不许和米乐离得那么近。”
       “好好好。”
       “放学别跟李天泽一起走。”
       “好的好的。”
        “别……”陶桃捂住马嘉祺的嘴,“好了,别说了,以后我只和你在一起。”

       我情不自禁会为你牵挂啊,嘉祺。
       只有你啊,陶桃。

       

      

      

评论(1)

热度(39)